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成人抑郁障碍患病率为6.8% 接受治疗者不足10%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1-10-10 访问次数:31

在世界精神卫生日即将到来之际,由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黄悦勤教授团队撰写的《中国抑郁障碍患病率及卫生服务利用的流行病学现况研究》,近日在线发表于《柳叶刀-精神病学》(影响因子27.083),并配发专家评论,将于今年10月见刊。该研究首次提供了我国成人抑郁障碍流行病学患病率及其分布特征、临床症状严重程度、社会功能损害程度、各类治疗状况的全国数据。据介绍,该研究是我国社区成人主要精神疾病患病状况调查重要研究成果之一,是精神障碍流行病学研究中有里程碑意义的成果。

  系列研究填补全国成人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空白

  “这是中国精神卫生调查的第二篇科研成果,成绩来之不易。”黄悦勤表示,《中国抑郁障碍患病率及卫生服务利用的流行病学现况研究》从临床卫生服务利用角度对于制定精神卫生政策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对于研究抑郁障碍流行病学特征和相关因素具有重要学术地位。

  据介绍,“中国精神障碍疾病负担及卫生服务利用的研究”(简称中国精神卫生调查)是由北京大学第六医院黄悦勤教授负责,组织全国44家单位,历时3年(2013-2015年)共同完成的国家卫生健康委(原卫生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科学技术部支持的科研项目,是我国首次全国成人精神障碍流行病学调查。

  此项研究的调查对象为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 (不含港澳台)18岁以上社区居民。在157个县/区、1256个村/居委会中抽取受访者32552人。调查获得了我国社区成人各类精神障碍的患病率及其分布特点;估算其伤残调整寿命年;分析各类精神障碍患者利用精神卫生服务的现况;探索精神障碍疾病负担和医疗服务利用的影响因素,为制定防治策略提供了科学依据。

  2017年4月7日世界卫生日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新闻发布会报告了调查结果。随后,项目组进行了缜密的数据分析和严谨的文章撰写,第一篇主要研究结果的科学论文于2019年3月刊登在了《柳叶刀-精神病学》。

  抑郁障碍患病率为6.8% 离异丧偶者高于已婚者

  根据“全球疾病负担研究” 2019年公布的研究报告,无论在全球还是在中国,抑郁障碍在精神障碍中的疾病负担占首位;在全球所有疾病的疾病负担中抑郁障碍排名第13位,在中国排名第11位。我国的抑郁障碍疾病负担高,然而之前并没有具有全国代表性的数据。黄悦勤介绍说,她本人作为责任作者,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精神科主任许秀峰教授和卢瑾教授作为文章并列第一作者,与科研项目组成员合作,深入分析了“中国精神卫生调查”中关于抑郁障碍的患病率及卫生服务利用情况,描述了抑郁障碍的社会经济相关因素和卫生服务利用现况。

  抑郁障碍分为三种亚型:抑郁症、心境恶劣和未特定型抑郁障碍。研究结果显示,经过加权调整计算,我国成人抑郁障碍终生患病率为6.8%,其中抑郁症为3.4%,心境恶劣障碍为1.4%,未特定型抑郁障碍为3.2%;抑郁障碍12月患病率为3.6%,其中抑郁症为2.1%,心境恶劣障碍为1.0%,未特定型抑郁障碍为1.4%。我国抑郁障碍的流调特征中显示,女性患任何一类亚型抑郁障碍的终生患病率和12月患病率均高于男性;家庭主妇、退休、失业人员的抑郁障碍终生患病率和12月的患病率均高于有工作者;分居、丧偶或离婚者的抑郁障碍患病率明显高于已婚或同居者;与最年轻的年龄组(18-34岁)相比,抑郁症和心境恶劣障碍的患病率在较大年龄组中更常见。抑郁症和未特定型抑郁障碍发病年龄均约为14岁,心境恶劣障碍发病年龄约为18岁。

  研究发现,中国约有41.1%的抑郁障碍患者共病其他精神障碍,其中29.8%的患者共病焦虑障碍,13.1%的患者共病物质使用障碍,7.7%的患者共病冲动控制障碍。

  治疗缺口90%以上 精神科医生堪比“大熊猫”

  研究结果显示,大多数抑郁障碍患者均存在明显社会功能损害。在过去12月被诊断为抑郁障碍的744名患者中,75.9%存在功能损害,其中抑郁症的功能损害占比83.6%,心境恶劣障碍的功能损害占比79.8%,未特定型抑郁障碍的功能损害占比59.9%。研究进一步发现抑郁症不仅功能损害占比最高,而且严重程度也最高;未特定型抑郁障碍功能损害占比最低且严重程度最低。而且,各抑郁障碍亚型患者社会功能受损的天数与抑郁症状严重程度有关。

  研究表明,抑郁障碍患者社会功能受损明显,但卫生服务利用率却很低,很少获得充分治疗。在过去12月被诊断为抑郁障碍的患者中同期仅有9.5%的患者曾经接受过卫生服务机构的治疗,而其中仅有3.6%的患者寻求专业精神卫生医生治疗,7%的患者寻求卫生保健治疗(过去12个月内,至少有一次精神专科、医疗卫生部门或使用精神类药物),0.3%的患者寻求人群社会服务(如院外的社工及心理咨询师,院外宗教人士等提供的干预),2.7%的患者寻求中医和其他治疗。由于多数抑郁障碍患者未到专业机构寻求帮助,因此仅有0.5%的患者得到了充分治疗。在抑郁障碍各亚型患者中,抑郁症患者寻求精神心理专科治疗的比例最高,也仅为4.7%;心境恶劣障碍患者为3.0%;未特定型抑郁障碍患者接受中医或其他治疗的比例最高为3.3%。进一步分析发现,在精神卫生专业机构就诊的抑郁障碍患者中,仅有7.1%的患者得到了充分治疗。

  在过去12月被诊断为抑郁障碍的患者中同期仅有9.5%的患者曾经接受过卫生服务机构的治疗,即有90.5%的患者未就诊。黄悦勤表示,每一位抑郁障碍患者背后都有一位或者多位默默负重前行的家人。对于精神科临床医生来说,就诊人数少,专科医生更少,数量堪比“大熊猫”。她表示,下一步工作重点将聚焦精神类疾病预防和规范治疗,毕竟身心健康才是真正的健康。

全局浮动内容
1357088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