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1个医生和90个精神病人在疫中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2-05-02 访问次数:394


刘文辉(化名)的病房里,有个很会画画的老爷爷。

他有本漂亮的画册,画着鱼、房子和人。每次刘文辉去查房,老爷爷都拉着他,要把画册送给他,说“谢谢医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
还有一些病人会给医生写信,虽然从精神科的角度来说,写信是疾病的表现,但是信里的话,“真的很暖心。”
4月1日起,刘文辉所在的上海某精神卫生中心进入“封闭管理”,大部分医护都住在医院,睡沙发、打地铺,或者睡在走廊。而精神科病房里的90个病人,有不少是60岁以上的老人,大多患有精神分裂症,长期住院。
医护们回不了家,病人们也回不了家,艰难时期,医患间有种惺惺相惜的情谊,“像朋友一样。”
这些年,刘文辉都在做精神疾病的科普,希望破除社会偏见。还有一些更现实的问题横在病人面前:财产被侵占,被家人遗弃,刘文辉帮不少病人维过权。
前段时间,刘文辉轮休回家,费了些周折才进家门。而更波折的,是精神病人回家的最后一米。
【以下为刘文辉的自述】
疫情时期的精神病房
4月21号那天,我跟家里人说,过几天可能会轮休,回家休息几天。
居委会上门发抗原试剂的时候,家里人就跟他们说了。结果中午,我就接到居委会电话,建议我不要回去,继续待在医院。
我一听,整个人有些不舒服:我们在一线工作这么长时间,难得有个休息的机会回家照顾下孩子。市里没有任何文件要求一线人员不能回家,但是每个小区在执行的时候尺度把握不一。
我们居委会管好几个小区,其他小区里也有我的同事,他们那边的小区就没有说不能回家。有一个同事还说,居委会的人跟他说,欢迎他回家,只要提供单位出具的工作证明以及证明自己是安全的就行。
3月中旬,我们小区封控过,当时我每天拿着返岗证明,还能出来。跟我一个小区的同事,有时就出不来。
我妻子是社区医院的医生,她有同事也遇到过类似情况。
我也有好多同事因为小区封控,不能来医院。我们医院4月1号开始封闭管理,大部分职工都住在医院,睡办公室沙发、行军床,或者搭个简易的床、床垫铺地上,还有的睡走廊上。
因为是精神病院,抽调出去支援的比较少,只有1/5左右,其他综合医院可能会多一些。
这段时间,医院门急诊一直开着,每天都有病人入院。
2020年疫情开始,我们医院就设置了隔离病房,专门接收隔离点送过来的病人。3月中旬上海疫情严重后,医院又新设置了一个封控病房,专门接收各个封控小区的病人,进行集中管理。封控病房有一栋楼,十几个房间,能收三四十个病人。有20来个从各科室抽调的医护。
早期,病人来医院只看绿码,疫情严重之后开始查核酸,没有核酸的话就测抗原,在医院做核酸,再办住院。现在不管有没有核酸报告,医院都会收治。
核酸只能代表一个即刻的状态,病人万一处在潜伏期或者怎么样,这个风险很难把握。2月底的时候,我们医院就有门诊病人第二天确诊阳性,医院成了密接,按照要求闭环管理两天。
建了封控病房后,新入院的病人集中收到封控病房。经过14天的观察,核酸一直阴性的,转到普通病房,阳性的,转到隔离病房。
我身边有一些医护,感染后经过治疗,好了以后回岗位继续工作。这段时间,我们医院急诊的病人比平时少一些,因为精神疾病的话,没有直接危及到生命,很多能缓就缓了。
家里想方设法送到医院的,都是病情特别严重的:有些是威胁到自己,比如一些抑郁症病人想自杀,抢救过很多次;还有的连续几个星期没有好好吃饭、睡觉的;有些是威胁到他人,情绪不稳定,肇事肇祸,危害公共安全……形形色色的都有。其中,一半以上是抑郁症发作住院的。
“这种朝夕相处,让我们像朋友一样”
我所在的病房有90个病人,精神分裂症病人居多,也有老年痴呆,抑郁症等。
他们平均年龄60岁以上,年龄最大的80多岁,最小的不到20岁,大部分都是长期住院,因为病情、家庭、经济或者其他原因,出不了院,只能一直待在这里。最久的住了四五十年。
以前,病人们可以在活动室打牌、下棋、看电视,自由活动,还有各种各样的康复治疗和心理治疗活动。
现在由于疫情原因,4月中旬开始,病房实行“气泡”式管理,减少人员聚集。病人不能随意走动,只能在病房里打打牌、聊聊天、看看书,他们也没办法了解外面的信息,都是我们查房的时候将这些信息带给他们。
家属不能探视,视频会客也没办法弄。病人有什么要求或者有事要跟家里沟通的话,我们会帮他们去沟通。
我是我们病房的负责人,手底下4个医生,有的封控在家,有的去支援封控病房,就剩我一个人管整个病房。13个护士,3个出去支援了,剩下10个,分成三班,工作时间跟平时差不多。
我每天24小时“待机”,上午和下午都要查房,其他大部分时间就写病历,跟病人家属沟通,还有一些文书工作,处理病人的突发情况。
精神科病房里,经常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突发状况。特别是老年病人,躯体疾病比较多,像感冒发烧、血压高、血糖高这些,或者心梗需要抢救,都是我们自己处理;处理不了的,联系“120”转运到综合医院治疗。
3月份的时候,病房里有一个老人突发心梗,他之前几次心梗都救过来了,这次抢救了个把小时,没救过来,后来医院帮忙协调他家属过来办理后事。
我们精神科的工作人员有一个“挨打费”——新病人刚来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些激烈、冲动的表现,我们肯定要上前制止、去保护,可能会受到一些皮外伤。我每年都会被一些病人弄伤。不过大部分病人经过治疗后,病情很快就缓解了。
这段时间,住院病人们的情绪大部分比较稳定,都能配合治疗。那些长期住院的老人,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比较淡漠,不怎么关心。
一些新入院的年轻病人会有些焦急,问疫情什么时候能好,什么时候才能回家。我就安抚他们,等疫情控制下来,就可以安排出院,让他们看到希望。
有的担心会被感染。我会跟他讲,医院里很安全,我们会陪着你、保护你,让他们打消顾虑。到现在,我们病房还没有人员感染,所有人隔天做一次核酸。
很多人一谈到精神病人,都觉得很恐怖,其实是对他们缺少了解。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非常少,他只要经过治疗以后,病情稳定下来,就是一个正常人,甚至比正常人还要可爱。
他们的思想很单纯,没那么多复杂的想法。要求他们只能待在病房里,都戴好口罩,所有人就都像小朋友一样,不跨过门口那条线,都出奇的配合。
一些病人还会给医生写信。虽然从精神科的角度来说,写信是疾病的表现,说明他的症状还没有完全好,但是信里那些感谢的话,真的很暖心。
有个70多岁的老爷爷,在这里住了很多年。他身体不大好,经常发烧、咳痰,抢救过好几次。老人很会画画,他有一本画册,上面画了鱼、房子还有人,很漂亮。
每次我去查房的时候,他都会说“谢谢医生,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要把画册送给我。我婉言谢绝了,他就一直要送。
全局浮动内容
1357088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