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2024是“命运攸关的一年”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3-12-28 访问次数:34

俄罗斯总统普京日前举行了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以来的首场“直播连线”。欧亚协会(柏林主席亚历山大·拉尔与《俄罗斯报》分享了他对俄领导人答问的印象以及对2024年的预测。


12月1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中)在首都莫斯科举行的“年度盘点”活动上讲话。今年的“年度盘点”包括每年一度的“与普京直播连线”电视节目。(白雪骐 摄)

俄欧关系难以修复

叶夫根尼·舍斯塔科夫问:您看了普京总统的“直播连线”。您在节目后得出了什么结论?

亚历山大·拉尔答:现在已经明了的是,乌克兰反攻失败,俄军战场优势明显。在三个月后的总统选举中,普京将有可能向选民展示成绩。密切关注“直播连线”的西方人士不会不注意到,克里姆林宫主人对西方并未使用咄咄逼人的语气。俄罗斯早已发出对所谓“伙伴国”的抱怨和指责,他们是知道的。谨慎“解冻”的时机将在2024年到来。当然,前提是西方军事装备撤离乌克兰(或被摧毁,且乌克兰法律保障境内说俄语居民的权利。

问:普京在年度记者会上谈到,欧洲正在做出有损自己的决定并已失去主权,西方与俄罗斯目前不具备恢复关系的基本条件。欧洲精英有可能幡然醒悟,不再对美国随声附和吗?还是说,没有华盛顿的指令,不要指望欧盟会对俄采取独立行动?

答:欧洲和俄罗斯实际上在同等程度上彼此需要。彼得大帝300年前打开了通往欧洲的窗口,使俄罗斯成为欧洲大陆主要强国之一。直到20世纪末,欧洲都明白俄罗斯是欧洲大家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如今的欧洲精英受到跨大西洋思想的熏陶和禁锢。美国想在欧洲打压俄罗斯。欧洲精英不会撇开华盛顿与莫斯科单独对话,除非美国失去对老欧洲地缘政治的兴趣。当美国认为需要将重点转向亚洲时,这种情况才会发生。届时才能看到俄欧修复关系的新希望。

多国选举影响深远

问:一些专家指出,2024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种说法是否正确,还是“夸大其辞”?

答:我也倾向于认为明年将是命运攸关的一年。70个国家将进行选举。地球上约三分之二的人口将投票选出新政府或保留旧政府,包括美国。以拜登为首的民主党可能会输,特朗普将再次上台,从而极大地改变美国。美国作为全球强国的角色或许也将改变。

俄罗斯将继续维持稳定堡垒。今天,民众都支持普京。但这不意味着俄罗斯可以松懈,它必须继续与邻邦中国构建关系,巩固在世界新秩序中的地位。

2024年,三个前东德地区将举行选举,右翼政党显然将获得大量选票,比如德国选择党,这将明显改变德国政治格局。英国显然也将更换政府。不排除乌克兰同样会发生权力更迭。

问:过去的一年人们大谈旧世界秩序的瓦解,这方面已有明显迹象——法国被赶出非洲前殖民地、金砖国家扩员并被赋予新的内涵、多国拒绝遵守西方实施的对俄制裁。

答:一个大问题是欧盟和俄罗斯今后的对抗会是什么样。一想到我们可能再度陷入冷战就觉得可怕。我无法想象我们会回到各国几乎三分之一的预算用于军事需求的时代。

世界秩序将在亚洲发生变化。30年前,当苏联体系崩溃时,巨变波及欧洲,但未波及美国,也只在很小程度上波及亚洲。可如今,亚洲正在这方面超越欧洲,并且不清楚演变将以和平还是暴力方式进行。

俄罗斯通过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推动建立新世界秩序的进程。事实上,它正在推动建立一个新体系,在我看来,这将是美中共同主导的时代。没人知道这会带来什么结果。今天,人类正在寻求主要问题的答案——如何稳定全球局势。我们看到,挑战如此之多,对策尚未找到。欧洲受到大规模移民、无力解决债务问题以及去工业化的困扰。实际上,与欧洲隔绝也会对俄罗斯产生不利影响。我很难想象欧洲和俄罗斯今后将如何在新铁幕下分开生活。

上述进程在同一个历史时刻发生,这是非常罕见的。多数大国的政治权力正在变化——不是经济稳定、国泰民安时期的表面变化,当时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在内的全球机构还在发挥作用。如今我们看到,整个世界体系面临被撼动的威胁——我还没提解体。然而,一个本身就不稳定的体系发生变化,的确可能导致世界政治大变局。

移民带来欧洲之变

问:去年“全球南方”一词成为常用语,其利益与七国集团和西方集体日益抵触。“全球南方”的影响力已经到达天花板,还是刚刚起步?

答:在我看来,人们常常谈论的“全球南方”更像是未来对另一个世界的称呼。它包括阿拉伯国家和非洲,后者正在成为“全球南方”的“根基”——当地人口正在翻番,50年后还将增长两倍。人类面临的挑战由此而来,甚至难以想象世界将如何应对。非洲人口暴增,地球人口很快将达到100亿。如何养活他们是主要挑战。

我怀疑,正在形成的世界对这些地区来说是否会是公平的。中非地区仍有大量冲突。在中东,整个地区处于大战边缘。美国在那里的影响力消失。那里的国家已经获得充分自主权,正在走自己的路。我们感到这些国家存在巨大问题,来自那里的大规模移民无法被阻止。这种移民并非少数人的迁徙,可能会导致欧洲人口发生变化,包括心态、结构等方面的变化。这不会像之前预测的那样在50年至80年内发生,而是在20年内就会发生。

问:据彭博社统计,当今世界正在发生183起地区和局部冲突,并且数量还会增加。西方世界会接受即将到来的变化吗?

答:当前局势不稳首先与各国都在争取自己的权力有关。没人会拱手让出权力和影响力。如今,世界正在改变。没有《巴黎宪章》,没有《雅尔塔协定》,没有其他世界秩序。联合国正在分崩离析。我们需要创造新的东西。多极世界秩序正在诞生。但西方尤其是欧洲对它的出现恐惧不已。我担心西方期望通过武力来阻挠或改变这个正在形成中的新秩序。

国际专家们说得对,俄乌冲突不是关乎乌克兰的问题,而是关乎未来世界秩序的问题,这种秩序遭到不乐见其成的势力的反对。 

全局浮动内容
1357088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