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现代医学之前,人类靠什么扛过瘟疫?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1-05-27 访问次数:20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国家可以在短时间内隔离防控、分离毒株、研发疫苗、建设医院,做出快速准确的反应,这都是托科技进步。

但假如我们把时间无限前推,人类该如何从瘟疫中自救?

漫长的斗争——黑死病
爆发时间:14世纪40年代
爆发原因:活动于亚洲和东欧地区的商旅
影响:欧洲近半数人口死亡

鼠疫杆菌,在中世纪的欧洲,掀起了一场持续几百年的灾难,它还有个恐怖的名字——黑死病。1347年,鼠疫在卡法爆发,细菌自感染者喷出的飞沫传播到空气中。瘟疫很快蔓延至欧洲大陆,病患先是出现淋巴肿瘤,随后是急性发烧和吐血,在2-7天内死亡。

拿威尼斯举例,这个繁华港口城市在鼠疫肆虐的头几年就采取了措施控制瘟疫蔓延。首先是防疫,威尼斯当局要求来往的商船停靠在隔离区,40天内不得同陆地往来,并在圣马可广场的塔楼设置哨兵记录船只进出情况。

接着是隔离,1423年,威尼斯指定远离城市的封闭岛屿(Lazzaretto Vecchio)建设了世界上最早收治鼠疫患者的公立医院。

而为了做好卫生消毒工作,威尼斯在1468年又指定了另一个岛屿(Lazzaretto nuovo),要求所有贸易往来的货物必须在岛上进行晾晒熏蒸处理后再运入城市中。

鼠疫的流行促进了各国建立起早期的公共卫生制度,并对传染源、传播途径进行控制,为对抗接下来一次次传染病的袭击做出了示范。

人类的反击战——欧洲霍乱
爆发时间:19世纪30年代
爆发原因:工业化和殖民战争把病毒带往世界各地
影响:促使现代卫生体系和医疗体系建立


霍乱,由霍乱弧菌引起的急性肠道传染病。1817年,该病首先在孟加拉地区爆发,欧洲殖民扩张,现代交通体系的进步,导致它被商人和军队传播到全世界。与病毒斗争的日子里,人类迎来了技能大爆发。1848年,英国国会授权成立中央卫生委员会,清除城市污染源,建设供水和下水道系统,随后,汉堡等城市也开始建设净水系统,抑制靠污染水源传播的病菌。

消毒和检疫等意识的增强,不仅帮助人类最终控制了霍乱,还掀起了第一次卫生革命。而且,随着细菌学、病毒学的发展,人们研发了越来越多的疫苗,开始学会控制传染源、预防接种,从源头遏制传染病的蔓延。

闪电般的围剿——东北鼠疫
爆发时间:1910年12月
爆发原因:捕捉旱獭的捕猎者
影响:导致东北约6万人死亡,农业受到冲击

这是一次属于大清的壮举。

20世纪初,东北鼠疫爆发,发达的铁路网络,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拥挤的车厢和环境较差的旅店,多种因素综合在一起,使得瘟疫事态急剧恶化。

清庭火速任命伍连德为东三省防疫全权总医官,奔赴了防疫一线。他采取的办法是将病人送往鼠疫医院,接触者被隔离,所有人佩戴加厚的口罩,并且对尸体进行火化处理。

此外,清朝还引进西方的防疫思想,自中央到地方组建各种防疫组织,隔离所和防疫医院,哈尔滨成立了我国第一个自主防疫机构——东北防疫处。最终,东北鼠疫在6个月内被成功消灭。

永远的警示——H1N1
爆发时间:2009年3月
爆发原因:猪流感演变而来。
影响:波及全球,导致130余万人被感染,1.5万人死亡。

最后我们来看看不久前的H1N1。

2009年3月17日,该流感首先在墨西哥确诊,并于20多天后在墨西哥发生了小范围群聚感染。很快,美国在4月也出现了确诊病例,且在得克萨斯和加利福尼亚蔓延。

3-4月期间,美墨两国已有过千人感染甲型H1N1流感,导致106人死亡。而在5月,该病在墨西哥的死亡率达到了2%。流感很快蔓延全球,6月,世卫组织已将全球流感大流行警戒级别升至最高级别6级。

为了应对这次针对全人类的威胁,各国政府都建立了专门应对流感的统一领导机构,以及针对流感的监测网络,并且加快研发药物和疫苗。在感染初期,美国、日本、欧盟成员国等国家都采取了隔离、关闭学校、取消集会、限制旅行的方式阻止感染蔓延。在各种严密的防控下,WHO宣布2010年8月H1N1流感流行期结束。

自人类建立文明之始,我们和传染病这场漫长的殊死搏斗就不曾停止。

自20世纪70年代开始,已有超过40种新发传染病被发现,且随着全球化的进程加快,庞大的人口流动也给传染病传播制造了机会。

这也要求人类,要用全球化的方式共同对抗病毒。

很多国际医疗人道救援组织也参与应对流行病。比如无国界医生,在全球各地设有21个办事处,每年有3000多位国际救援人员为70多个国家服务。

我们也学会了对医疗条件落后的地区进行国际援助。非洲,一直是很多烈性传染病的发源地,作为医疗水平发达的国家,中国,已累计向非洲派出2.5万名医疗队员,足迹遍布50多个国家,协助当地控制传染病。

中国这次遭遇新型冠状病毒的侵袭,日本、俄罗斯等国家都向我们捐助了大量物资,很多跨国公司和外国企业也通过武汉当地的慈善机构,向我们捐助资金和物资。

抗击传染病,是全人类共同的责任和使命,为了给岁月以文明,我们必须不断调整自己的制度、思想、技术,因为病毒,从不打盹。

参考资料:

1,威廉·麦克尼尔 《瘟疫与人》 中信出版集团 2018年;

2,李楠:《死亡的福利:1910-1911东北流行性鼠疫对经济后果的长期影响》 上海财经大学 经济史学系;

3,Andrew Sco Warren :Examination of Black Death and Public Health Implications for Today 2001年;

4,白丽群:《1910-1911年东北鼠疫与哈尔滨公共卫生体系的建立》,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硕士论文 2013年;

5,虎嗅:《5年前比尔盖茨的警示:对下一场瘟疫爆发,人类还没准备好》,2020年

转载自:知乎(ZHIHU)

全局浮动内容
13570880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