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新闻 Industry News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新闻

花了那么多钱,依然没有睡个好觉!

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2022-04-17 访问次数:238
“我居然失眠了!”

第一次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的身体被某种力量掌控,是丁一从慕尼黑回到北京的那个夜晚。

习惯了5分钟入睡的她却睁着眼睛,从黑夜到黎明,毫无困意。

即便之后她知道了,自己当时只是被6个小时的时差折腾成了日夜颠倒。但在生物钟跑偏的那几天,对失眠的莫名恐惧,越发加重了她的失眠——黑夜中,她不断刷着手机,渴望获取快速入眠的方法。

然而,当她看到以下理论——“电子设备屏幕发出的光,会干扰褪黑素分泌和生理节律,从而延迟入睡时间,影响睡眠。而新一代的电子媒体设备,普遍使用发光二极管作为屏幕材质,该材质的屏幕通常会发出褪黑素敏感的短波长蓝光,从而显著抑制褪黑素的分泌,影响睡眠质量”。丁一一阵怅然,把手机扔到了床下。

抬头望着天花板,丁一幻想如果吊灯此刻晃动起来,紧盯着它的自己会不会因此被催眠,就像影视剧里那些眼睛随表、笔、水晶球摆动的失眠患者一样。

然而,幻想终究是幻想。睡眠并没有降临到丁一身上。

她跳下床,捡起手机。她想看看朋友圈里是不是还有人和自己一样,弄丢了睡眠。找到“同伴”,至少让她觉得,漫漫长夜没那么孤单。

在豆瓣上,有一群和丁一一样因为失眠活跃在深夜的年轻人,他们存在不同程度的入睡难、失眠、睡眠质量差、易醒等睡眠障碍,他们在“睡眠障碍互助小组”“入睡障碍互助联盟”和“睡吧-和失眠说再见”里求助与分享。

他们常常吐槽自己一到晚上就开始在床上翻来覆去“摊煎饼”,在被窝里“感叹人生”“独自emo”“疯狂玩手机”……

在豆瓣小组里,失眠者的自救方式大胆且夸张。

他们努力学习关于能睡好觉的理论知识,尝试过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的睡眠仪,吃过全网都在吐槽没用的褪黑素,喝过不明出处的中药偏方,看图学会了穴位按摩和刮痧,睡前练习飞行员快速入眠法、呼吸法,或者进行瑜伽、冥想、颂钵音疗等。

总之,什么火就学什么,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失眠小组组员们不敢尝试的。

毕竟,闭上眼睛就能睡着的安心感,真的令人上瘾。
在众多失眠求助帖子中,有一部分失眠者属于急性失眠,他们往往由于压力大、焦虑情绪而产生失眠症状。组员“天蓝蓝蓝”认为,失眠初期,不要过多关注,该吃吃,该喝喝,反而要努力学习和工作才能分散注意力。对此他亲测有效。

这也是“睡吧-和失眠说再见”组长们推荐的方法之一,失眠者最终会不会听进去,很难讲,毕竟每个人的失眠状况和失眠对生活产生的影响程度完全不同。

组员“决不和别人吵架”说自己属于入睡困难者以及易被吵醒者。她今年26岁,在读博士,两年来频繁失眠,严重影响白天的正常生活。最终不得不去医院精神科看医生,服用思诺思和佐匹克隆。对于慢性失眠者而言,要治愈失眠症状,去医院确诊是自救的开始。

上一新闻:失眠抑郁的特征

下一新闻:我们为什么要睡觉?

全局浮动内容
13570880178